濮存昕:人艺有我的根 做公益与名利无关

时间:2016年07月26日信息来源:新华网—公益 点击: 收藏此文 【字体:

濮存昕:人艺有我的根 做公益与名利无关    

    新华网北京7月25日电(记者段敬芳)日前,著名表演艺术家濮存昕在北京接受新华娱乐记者专访。濮存昕坦言,国内的公益慈善事业存在一些体制不完善的问题,各地的一些“空壳”希望小学需要被关注。濮存昕还透露,自己即将退休,退休之后会继续在人艺的舞台上为喜爱自己的观众演出,因为“人艺有我的根”。

  “空壳”希望小学需要被关注,做公益与名利无关

  新华娱乐:您在2001年就成立了“濮基金”,您如何看待这些年公益慈善事业的发展,尤其是在中国?

  濮存昕:我觉得做公益就是要做实际的事情,要把社会效益真正地放到受助群体上,这就跟我们演戏一样。舞台艺术的最高境界是与观众共同创造,观众的心灵和精神生活是不是能够受到戏剧的影响,这才是终极目标。在我看来,做慈善事业的目标是改善社会落后的状态,帮助在命运上受到挫折的人共同前进。

  但是,我不否认国内的公益慈善事业存在一些偏颇问题,做公益不能好大喜功,要脚踏实地。像习主席讲精准扶贫也是这个概念,就是要把扶贫和救助落到实处去。现在的公益项目,有很多存在配套体系不完善的问题。比如我去贫困地区特别是山区做公益的时候,经常会看到很多“空壳”希望小学,有的只能荒废在那里。

  我们坚持从小事情开始一点点做,哪怕就是捐助几十个孩子,但是我们坚持长期地做,把它当做一个系统去做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们总结经验,慢慢扩充受捐助的群体,我们一直在强调,要把这些孩子一直救助到他们可以自觉成长的年龄阶段,从根本上改善他们的命运。比如我们帮助过玉树的一个孩子植鼻,他现在已经是一个正常的小伙子了。再比如,我们去救助一个严重烧伤的孩子,让他能够上大学,今天又有一个朋友愿意去资助他再做一次细致的整容调整,给他更好的生活质量和前途。所谓我个人的小小的基金会也好,或是公益团队也好,我们力所能及地干事情,公益精神中的自觉、自愿和力所能及是我们团队很重要的理念。

  新华娱乐:您刚才提到“空壳”希望小学,是什么意思?

  濮存昕:以前有太多太多的人捐建学校,很多村子里都建起了希望小学。但是很多地方的教育体系不完善,没有老师,或者老师水平很差,学校不能维持正常运转,孩子必须到乡里上学,孩子们仍旧得背着书包远行十里、二十里,最近的也得走几里路。我到贫困地区去过,尤其是山区,这样的“空壳”学校还是挺多的。同时也还有好多学校建立起来了,但是缺少其他设施。

  新华娱乐:很多名人,包括演艺界的明星,都表示过,以名人的标签投身到公益慈善事业的时候,尤其不容易,您怎么看?

  濮存昕:名人做公益慈善,不要把它当做负担,甚至不要把它当做“责任”去做,把它当做自己的生活方式之一,会更轻松自如,身体力行,力所能及地从身边做起就好。但是,有些明星们做公益、做慈善,开始的时候还是会有名利的思想,这是要不得的。我们的团队,他们工作都特别认真,我只是利用我公众人物的身份来到场支持,大量的组织工作全都是团队还有志愿者们在做。我不要求我们的团队一定要做得非常好,没做好下次做得再好一点就可以了。

    我追求纯艺术,商业化的影视市场没有我的“活儿”

  新华娱乐:曾经您一年演出是一百多场,现在还是那么多吗?

  濮存昕:今年减了一些了,因为我已经过60岁了,这个记录应该是从2003以后开始的,10年期间真的是每年百场以上,最多的能到130场以上。现在我演不了这么多了,今年大概在70-80场左右。

  新华娱乐:您把大部分的时间都献给了戏剧的舞台,却较少涉及电影电视剧,为什么?

  濮存昕:我演了大半生的戏剧,现在影视剧市场上的主流电影、电视剧中适合我的角色已经不多了。很多人评论我说,濮老师是演员中具备“行而上”能力的人,就是能把戏的内涵思想化、并“形象”起来的一种演员。我在我的作品中,不只是松驰自然地演好一个角色,还要建立起精神上的能量,尽可能地满足观众的审美。现在的电影、电视剧很商业化,坦白说,已经没有我们的“活儿”了。现在的商业电影的票房空间动辄都是几亿、几十亿,而真正的艺术电影受众很有限,有相当一部分电影只会追求娱乐性,追求简单的感官满足,而缺少静下来的一种自悟,缺少对客观世界的思考。我认为,在这方面,中国电影缺少和世界高层次作品的对话。

  新华娱乐:您如何看待资本进入影视市场、文化产业的现象?

  濮存昕:我认为,资本进入文化产业还是有“泡沫”的。资本都是逐利的,有钱就能有艺术吗?真正的文化,利是一个手段而不是终极目标,终极目标还是文化的多元化,提升大众的艺术追求和精神追求。纯艺术也好,纯文化也好,思想层面才是真正高级的“文化”,“娱乐”不是不能要,但是“娱乐”应该有度。随着中国的进步,文化的进步,思想的进步,高文化素质人群的增加,提高全民族的文化素质是我们的追求,不能够停留在简单的“娱乐”。我觉得,作为演员,应该对自己有高要求:观众看了我演的戏,最起码值得在他走出剧场的时候回味,我演的不只是一个满足情节转化的角色,或者是一个惊世骇俗的情节,而是要用我的理解和感悟,塑造起角色的“生命品质”,进而去影响观众的思想。

    人艺有我的根!我在尝试推开艺术最高端的那扇“门”

  新华娱乐:您马上要退休了,退休以后还会回到人艺的舞台上吗?

  濮存昕:在我看来,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是一个文学剧院,就像俄罗斯剧院是俄罗斯的“心灵剧院”一样,民族自豪感中应该有强大的文化意义。我们提倡一种文化生态上的,自主自由的生长。我和人艺的关系就像长在原始森林里的一棵树和湿地中的一棵草,我不能离开人艺,我这一辈子生在人艺、长在人艺,人艺有我的根!

  我马上退休了,退休之后我也会继续在人艺演戏,因为我知道有很多观众是因为在乎我才去买票的。而对于我来说,有戏演就会忘记所有不开心的事,我能从中获得很大的满足感。我正在尝试推开艺术最高端的那扇“门”,我这辈子能把一件事干好就可以了。

    “濮基金”成立15年,从困难救助扩展到心灵教育

  新华娱乐:您成立濮基金的初衷是什么?

  濮存昕:一开始是我和青基会一起开会,他们的一个公益项目需要一个平台来接受捐款,因为我平常工作都很忙,有这份心,但是有心无力,一听到有这样的机会,就答应了。

  所有的公益组织、慈善机构,其实就是给社会提供一个方式、项目或者渠道,通过这个平台可以快捷方便而又公开地实现捐助或受捐。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正好能够给我提供这样一个机会,建立一个基金。濮基金成立的时候,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非常快,濮基金自身的快速发展也得益于此。

  新华娱乐:濮基金主要的捐赠对象是哪些?

  濮存昕:濮基金一开始是为了对艾滋病方面的救助。我是预防艾滋病宣传员,除了在宣传方面,我还想要做点实事来救助、关爱艾滋病感染者人群。另外,贫困大学生也是社会热门话题,仅几千块钱,就能够帮助一个孩子改变他的命运,这也是很有意义的事情。后来,我们又开始关注一些像老、少边穷地区的孩子们,让这些孩子们能够到北京来开展夏令营活动,开眼界,濮基金的公益项目也慢慢从困难救助扩展到心灵教育。还有就是很多希望小学的“软件”设施不够,很多学校没有图书馆,没有远程电脑教育,我发现我们能做的事情太多了。特别是我女儿回国以后,她成立了文化公司,帮助大的公益组织和基金会,参与到我们的公益项目中来,就像我们每年都在做的“心灵艺术夏令营”,今年已经是第三年了。通过我们多年的努力,身边也聚集了很多志愿者,比如沈培艺、周笔畅等等。

  但是我们坚持一条,我们的公益项目不是向社会集资的,而是通过公开的公益基金账户接受捐助。很多企业在和我进行商业广告合作的同时,也会参与到公益系统中来。我觉得,做公益就应该是这样,大家一起努力,集全社会的力量,从身边力所能及的事情开始,日积月累,慢慢地,可以帮助越来越多的人。

  新华娱乐:您的“心灵艺术”和“温馨礼物”公益计划分别是怎样的?

  濮存昕:“心灵艺术”计划,目前的形式是夏令营,让孩子们在玩的过程中去发现自己的艺术天分,寓教于乐。让孩子发现自己喜欢什么,特别特别重要,尤其是阅读,12、13岁的年龄是开发阅读习惯最适宜的年纪,此外还有体育、舞蹈、音乐等等,孩子对兴趣的自我发现来源于给他们提供的条件。这就是我们的“心灵艺术”计划。“温馨礼物”计划是给孩子们送去他们迫切需要的资助,比如说“小小图书馆”,其中包括电视、电脑的远程教育。


(编辑:佚名)
文章热词:
延伸阅读:

网友评论

 以下是对 [濮存昕:人艺有我的根 做公益与名利无关] 的评论,总共:0条评论

最新文章

推荐文章

热门文章